张仁良:语言应通用为宜,文化多样性才出彩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1923年冬, 汉、苗、土家族的沉从文来到北京。十一年后, 湖南凤凰城的一位作家以其明朗温润的汉字书写了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边陲小镇”。
       这部小说描述了湘西世界的风土人情, 体现了中国人的善良和勇气, 也让世界了解了中国。也就是说, 美国学者杰夫·雷丁克利(Jeff Redinkley)说:“世界上很多作家总是看到他的杰作, 他们的孩子也必须看到这些作品。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这两个特点也体现在我们共同的在多民族的中国, 通俗的文字不会削弱民族的文化底蕴, 相反, 民族的共同语言要想看到中国的特色, 就必须努力展现中国丰富的文化内涵。中国的共同语言, 一直都是以这样的包容性发展起来的,

过去是这样, 今天也应该是这样。我们要尊重我国不同民族的语言和文化, 试试我们的最好保护和珍视他们, 积极推广和普及共同语言文字, 使各族人民加强联系、交流和互动, 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 明白民族通用语言文字的发展是开放的, 而不是封闭的。以当代粤语为例, 收录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公交车”、“出租车”、“物业”、“俱乐部”、“付费”等词, 这些词大部分中国人都能听懂。据香港教育大学学者统计, 2014年至2018年, “金曲”、“饼干”、“凝胶”、“便利店”、“糊涂”、“错”等粤语词语经常出现在东北、西北地区的报刊杂志上。
       这些例子表明, 世界各国的语言是当代通用语言的宝贵资源。第二, 就通用实用写作标准而言, 各地区各民族必须遵守基本通用语言的语法标准, 使用中国人熟悉的词汇。语言是交流的工具, 有效的交流应该是最重要的原则。至于实用文章以外的文学创作, 则可以更灵活地处理。以香港为例。
       香港考试及评核局中国语文及艺术科目的香港中学文凭考试(HKDSE)的一般要求是考生必须以标准通用语言写作。在此基础上, 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使用一些方言词,

但要加引号。或者在文章前后解释个别方言的含义, 尊重文学创作的灵活性, 保证普通中文用户能把握作品的感受。第三, 要积极鼓励各地区各族人民使用共同语言, 分享本民族文化。应该给予普通话初学者更多的包容和鼓励。对于长期使用方言或普通话的成年人来说, 说话不准确、口音很重是正常的, 需要社会的包容和鼓励。其实, 没有必要用一些文艺作品来调侃少数民族和方言不规范的普通话。语言是一种交流工具。
       比起“标准”和“正确的圈子”, 更应该注重沟通的顺利进行。四是民族语言的普及, 更有利于不同民族之间的交流与交流。现实中, 也有人担心普通话的普及。
       会破坏国家语言和地方方言, 而其他人则将推广普通话视为“种族同化”。 “其实, 这些言论和质疑是没有必要的, 我们应该多沟通、多说服、多解释、多澄清。提倡使用共同语言并不意味着所有民族都在向单一的文化体系靠拢。”相反, 主要目的是为了打破不同方言之间的隔阂, 加深中国各族人民的交流和了解。 “怎么说, 怎么写”,

还要注意“说什么, 写什么”, 注重探索后者对于文化融合的意义。具体来说, 以教育宣传为例, 可以在全国各地举办各民族青年朗诵写作比赛, 描述各民族的文化特色。从各个民族中选择候选人。出版获奖作品, 背诵作品范例和作品集, 并在全国发行。为弘扬共同语言文字, 增强各族青年的自豪感, 加深对全国各族文化的了解。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22 希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xijieshengwukejiyouxiangongsi (thembcgrou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