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朗德的欧洲“经济政府”梦想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5月16日,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在就职一周年的新闻发布会上建议建立一个欧洲“经济政府”, 有权制定自己的预算和发行债券, 拥有统一的税收制度任命一名全职总裁;他还希望在两年内实现欧盟的全面政治一体化。目前, 奥朗德的提议已得到意大利的支持。欧债危机爆发以来, 欧洲各国一致认为欧盟应出面解决问题。但在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途径上, 各国意见不一, 尤其是作为欧盟领导人的德国和法国, 看法大相径庭。法国主张所有成员国通过发行欧洲债券来分担债务, 希腊、意大利等大部分金融状况不佳的欧元区国家都支持这种做法。这些国家的动机很明确, 就是让财政健全的国家偿还债务。在他们看来, 德国是欧元区单位货币的最大受益者, 廉价商品大量进口到成员国, 赚了很多钱, 所以帮忙是恰当的。德国和芬兰等少数拥有AAA主权债务评级的欧元区国家对此一无所知, 而默克尔拒绝考虑欧洲债券等看似简单的解决方案, 理由是它没有解决核心问题- 欧元区部分地区财政纪律松散, 欧盟缺乏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发行欧洲债券意味着要求德国用自己的信用作为担保, 帮助这些消费国借钱。有媒体估计, 一旦联合债券发行,

德国每年将付出更多近500亿欧元的利息。默克尔当然拒绝这样做。她认为, 要彻底解决问题, 只有欧元区加强一体化, 成员国将更多主权交给欧盟:一是在欧元区实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财政合同;另一种是建立一个超出各成员国主权范围的金融管理机构, 即欧元区财政部。但法国派只想追究德国的责任, 不愿让出经济主权。正是这种根本分歧阻碍了欧盟国家就如何解决危机形成共识并推迟采取行动。与此同时, 欧债危机持续蔓延, 问题越来越多。 2011年8月, 默克尔和当时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在举行由欧元区17个成员国组成的首脑会议时, 提到了建立欧元区经济政府。两年半的全职主席, 负责协调欧元区成员国的经济和财政政策。但在欧债危机如火如荼的背景下, 这一提议最终没有被采纳。
       奥朗德的新提案是对之前提案的深化, 尤其是预算制定的权力和政治一体化。如果能够实现, 将符合德国的要求, 这无疑将对解决欧债危机起到重要作用。从欧债危机的成因来看, 欧元区的政府债务在规模和占GDP的比重上并不高于美国、日本和英国, 但只有欧元区有债务危机。问题的根源在于当前的欧元体系。
       统一货币意味着欧元区国家不仅无权发行货币, 而且还受制于欧元区各国政府。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当年GDP的3%,

公共债务不得超过当年GDP的60%。
       因此, 各国无法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 只能通过削减开支、增加税收等方式减少债务, 进而带来产出减少、就业率低等后果, 最后是税收减少、税收增加。相对于 GDP 而言, 高赤字和飙升的债务。这也是为什么德国提倡的财政紧缩政策没有产生明显效果的原因。而紧缩也带来了一个棘手的道德风险:在普通欧洲人眼中, 富人也受到了改革的影响, 但不是生活在艰苦的境地;那些早就预感到危机来临,

将巨额资金转移到国外的人;过时的政客已经下台, 不太可能被追究责任。普通民众已成为紧缩政策的受害者。所谓的紧缩已经成为“破坏就业、减薪、增税”的代名词, 越来越不得人心。从欧洲一体化来看, 从1951年的欧洲煤钢联盟到1993年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和2007年的《里斯本条约》, 半个世纪以来, 欧盟结束了欧洲近300年纷争不断的历史。多年来, 促进了法德等交战国家的和解, 通过经济合作建立了互信, 使历史宿敌成为亲密伙伴;后协助希腊、西班牙等引入民主制度, 并在东西方结束冷战后, 先后吸纳中东欧成员国, 加强各国民主和人权发展, 并解决问题民族不和引起的民族纷争。欧盟和欧元区是欧洲一体化的重要一步, 欧洲一体化是最接近人类统一理想的成功实验。人们不希望它失败。但自欧债危机爆发以来, 欧洲一体化停滞不前, 陷入两难境地。如果欧元区解体, 将是欧洲一体化的重大挫折;如果奥朗德提出的政治一体化能够成为现实, 欧洲一体化将重新开始。因此,

从各个角度来看, 奥朗德的建议对欧盟和欧元区未来的发展都至关重要。但似乎没有人对此感到高兴。这是因为提案看起来很漂亮, 但在实施层面,

存在很多疑问。首先, 欧盟一直在展示的是一种通过平等协商达到“和而不同”境界的模式, 这种模式一步一个脚印, 虽然缓慢但扎实。
       但在各国制定预算这样一个时间敏感的问题上, 欧盟可能需要多次讨价还价才能达成具有约束力的解决方案。更何况, 在欧盟的《欧洲稳定与发展条约》中, 本来就有各国预算的限制, 但严重违反条约规定的不仅是希腊等国, 还有德国、法国等国不能满足要求。但没有一个国家面临任何形式的制裁, 这意味着欧元区的财政标准毫无用处。那么为什么人们认为在欧元区成立经济政府可以有效协调各国的预算呢?第二, 新的决策机构的成立必然面临权力的重新分配。而目前的欧盟 27这些成员国的利益大相径庭。以希腊为代表的“贫穷欧洲”和以德国为代表的“富裕欧洲”在心理上逐渐渐行渐远。在这种情况下, 如何说服大家进一步放弃主权, 是个大问题。在当前的欧盟中, 大国仍然掌握着大部分权力, 尤其是法国和德国。新经济政府组建后, 整个欧洲的经济政策很可能朝着对德国、法国等国更有利的方向发展。小国将进一步失去话语权。这是这些国家不愿看到的。引起他们的强烈反对。更重要的是, 欧洲危机从根本上反映了欧盟内部的文化差异:地中海沿岸国家注重生活享受, 宁愿借钱满足生活享受;而以德国为代表的日耳曼语国家则强调勤奋,

量入为出。从本质上讲, 欧洲面临的是制度整合和生存问题。希腊和西班牙等国家需要德国的帮助才能摆脱危机, 但问题的根源在于这些国家竞争力低下, 以及支撑懒惰人的僵化劳动力市场。重债国家能否下定决心改革, 能否努力工作, 是走出危机的关键。这种努力工作文化和职业道德的重塑不可能一蹴而就。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22 希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xijieshengwukejiyouxiangongsi (thembcgroup.com) ,All Rights Reserved